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社会资讯

扬州这些传统老树种如今较少见

时间:2018/9/25 10:07:24   作者:家电生活网   来源:家电生活网   阅读:105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“我们扬州有一些老树种,有的还能看到,有的虽不怎么见到,却‘长’在我们记忆里。”昨天,东关街“祥庐”主人杜祥开对记者说,9月20日,本报一则《扬州已引进外来树种40多种》的报道,让他和不少老扬州心生感慨。扬州以前都有哪些常见的传统老树种,它们留给人们的记忆分别有哪些?记者选择了一...

“我们扬州有一些老树种,有的还能看到,有的虽不怎么见到,却‘长’在我们记忆里。”昨天,东关街“祥庐”主人杜祥开对记者说,9月20日,本报一则《扬州已引进外来树种40多种》的报道,让他和不少老扬州心生感慨。扬州以前都有哪些常见的传统老树种,它们留给人们的记忆分别有哪些?记者选择了一些有代表性的,以飨老读者。

  青桐、鸡爪爪、桑树

  好玩又可吃,曾随处可见

  扬州的青桐,其实是指中国特有的一种梧桐。“可不是扬大农学院里,国庆路、甘泉路路边上长的法国梧桐。”杜祥开说,因为皮是青色的,所以扬州人说是青桐。以前在城区,走不了多远就会看到人家院里长一棵,近来很少见到了。

  50多岁的刘茜是市区一家医院的一位主任中医师,她小时候在广陵路218号一个大院里长大。她记得,当时院里有一棵很高大的青桐树。“青桐结的果实像小船,里面有很多小果子。每到结果时,一群小孩在树下捡着果子,互相砸着玩,有的则回家用油炒了吃,特别香。”

  另一个树种有个特别有趣的名字,叫“鸡爪爪”。“鸡爪爪,一分钱一大把!”杜祥开说,50多年前,他上小学时,到了秋天就有卖“鸡爪爪”的小摊子,摊主看到小孩,就大声吆喝。那时候,他听同学说,西门街小学有一棵,如今只晓得瘦西湖小金山、桂花厅周围还有一些。

  杜祥开说,鸡爪爪名如其形,它色泽灰黄,近似于山药皮的颜色,形同拆散的鸡爪,曲曲弯弯,一节一节的。入口一嚼,清甜的浆汁便顺舌而下,别有一番风味,“其实它有个学名叫拐枣,扬州人却习惯叫鸡爪爪。”

  桑树因为音同丧,所以扬州城区自古不愿种在家前屋后,但是城区周边,特别是一些种桑养蚕的村庄,却常可见大片的桑树。“那时桑葚果子随处可见,到了夏天的时候,很少有孩子不吃得嘴上紫红一片的。”杜祥开说,有的大人还专门采桑叶回家煮粥吃,“说可以去心火呢。”

  楝树、榆树

  高大遮阴,如今很少见了

  在杜祥开的记忆中,扬州老城的夏天并不炎热,因为一路都有各种高大遮阴的树种。他举例,楝树,也称苦楝,民间俗称哑巴树或枪子树。“过去扬州城里楝树很多,男孩子会自制弹弓,然后用楝树的果实作‘子弹’,因此被称为‘枪子树’。”

  东关街离“祥庐”很近的地方至今还有一棵。“有10多米高,枝繁叶茂,树冠很大,开的是紫色的花,经常有游客看到稀奇,纷纷拍照。”杜祥开说,其实不仅他们,许多扬州人,特别是一些50岁以下的中青年人,也都不认得了。

  另一个老树种榆树,杜祥开表示,早些年也特别多,河堤上,道路旁边都可以看到,“树上有名叫金马马、银马马的小虫子,我们小时候经常一帮孩子在树上捉了玩。估计现在孩子都没有看过什么样子,更不要提那些好玩的小虫子了。”如今要观榆树,可以去盆景园看看榆树盆景,形还是那个形,只是变得小巧玲珑了。

  马牙枣、桃树、石榴

  果子酸里带甜、甜里带涩

  扬州的水土及气候,除了枇杷,并不适宜大多数果树的成长。但是在过去交通不便利,物质匮乏的年代,那些酸里带甜,甜里带涩的扬州本土水果还是伴随了一代又一代孩子的成长。


 “家电生活网”部分文章信息来源于网络,转载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已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网站属于信息分享网站,不涉及任何投资理财项目。本网站如无意中侵犯了某个媒体或个人的知识产权,请QQ:1294259416告之,将第一时间给予删除。
相关评论

    Copyright©2011-2017 家电生活网 版权所有   技术支持:聚甄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
苏ICP备14014126号